白桦

喜欢TFBOYS,喜欢434

人间荒唐(四)

不上升真人×3

圈地自萌×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易烊千玺放学后还是独自一个人骑车回家,黑黑的天空,易烊千玺很远就看见贺岷一个人站在门口。




“贺岷。”易烊千玺推着自行车到贺岷面前。







“千玺,你和王俊凯……。”贺岷止于此,他也不知道往下该说什么,千玺有新的朋友是应该的,千玺的身边不会一直只有他,可他真的好难过。






“贺岷,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易烊千玺淡淡一笑,目光坚定:“我的好朋友只有你一个。”




“千玺。”贺岷伸过去手可到一半又放下了,是他唐突了,虽然千玺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可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也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贺岷一笑:“快进去吧!天转凉了,好好照顾自己。”




“嗯,你也是。”




易烊千玺一进门就看见妈妈陪弟弟坐在沙发上玩,而父亲坐在餐桌上看报纸。




易妈妈一看见易烊千玺进来起身帮他把书包去下:“烊烊回来了,快去洗手,吃饭。”




易烊千玺没说什么,等他坐下来吃第一口饭时,旁边的人开口:“听代老师说,你和王家的王俊凯成了同桌。”





“嗯。”




“王俊凯?就是你们年纪第一的那个孩子?”易妈妈想起曾经去学校给易烊千玺开家长会时,排名表上第一的那个孩子,她见过,很是乖巧,长的不错,笑起来也好看。




“嗯。”






“是个不错的孩子。”易妈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们相处的怎么样?”






“还好。”其实易烊千玺想说一点也不好,毕竟他亲眼见过王俊凯打架,自己还被王俊凯算计和威胁。





“那就好。”妈妈温柔的摸了摸千玺的头发:“在学校就要多交点朋友,以后若有时间也带他们来家里。”





“不用了。”易烊千玺一点也不想王俊凯来他家里,看着他假笑。“我有贺岷一个好朋友就够了!”




“碰……。”易爸爸突然将报纸扔在桌子上,看着易烊千玺:“贺岷,贺岷,你就知道贺岷,他对你的前途有什么帮助!”






“他至少真心待我。”易烊千玺无所谓地捅着碗里的米饭。





“你别忘了我给你说过什么。”






“我没忘!!永远也不会忘!”易烊千玺梗着脖子喊。






“那就好,王俊凯是王家的儿子,和他多接触,对你没坏处,记得让他来家里做客。”





易烊千玺顾着弟弟在这没往下吵,只是嗤笑了一声,答:“我知道了。”所以这在干什么,卖儿子吗?真可笑。









一顿饭吃得特别不愉快,易烊千玺也不记得这是多少次和父亲吵架了,只要父亲从公司一回来,他们就会吵,妈妈也没有办法插手。







第二天,易烊千玺来到班级,很沉默,沉默到王俊凯以为他生病了。






“你怎么了?”




“没什么。”




接下来又是沉默。



中午做操时王俊凯和王源很好的躲过,窝在学生会办公室。
王俊凯靠着椅子:“你说易烊千玺今天吃错药了吗?一句话也不说。”




“他不一直是这样吗?”






“可他今天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我。”





“呵呵呵,我也不想,有什么奇怪的。”




王俊凯起身瞪着王源:“我给你说正经的。”




“嗯嗯。”王源点点头:“你要真的关心人家,你就去问他,别一副人家欠了你一百块钱的样子。”






“谁……谁……谁关心他了!”






“啊,我!我去找千玺!”死鸭子嘴硬,王源心想。





“你给我站住!”王俊凯喊。





王源停住,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干嘛!”





“你不许去,你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王源往后退了几步:“那恭送你出去。”





呃,王俊凯很听话的出去了。





直到中午,王俊凯才听了王源的话,在天台找到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坐在地上,望着楼下,人来人往的人群,看起来就像俯仰众生,脸上的神情依旧很冷,额头前的刘海儿时不时地被凤吹起。
王俊凯承认,易烊千玺生的很好看,清秀耐看。





王俊凯坐到易烊千玺身边:“你在想什么?”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没说话。






“你知道吗?你很不会撒谎!”王俊凯伸出手揉捏了易烊千玺的头发:“你把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易烊千玺把王俊凯的手打开:“我爸想要我和你多接触,只因你是王家的人。”



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王俊凯不是不知道有很多人接近他是因为他是王家的人,可没想到就这么直接从易烊千玺嘴里出来了。




王俊凯一笑:“没关系,反正已经有那么多人了,也不差你一个。”
那个笑很落寞,可沉浸在自己情绪的易烊千玺并没有看见。





“可我不想!”不想成为别人的价值品,不想因为利益而被左右。






“千玺。”王俊凯突然搂住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突然被搂住,撞在王俊凯身上,很疼。






“你干嘛?”





“谢谢你。”谢谢你不是为了利益。





“嗯?”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要道谢,而且他和王俊凯的关系还没好到要搂搂抱抱的程度吧!





“叔叔还让你干什么?”








“请你去我家吃饭。”






“我去!”王俊凯放开易烊千玺,笑着点头。这副场景让易烊千玺有点发懵,按照流程王俊凯不是应该生气,再也不搭理他了!






“你……没事吧!”是不是脑残了?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今天下午我们就去。”










“呃……”易烊千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下午放学,来接王俊凯的司机按时的来到校门口,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刚进车就看见王源坐在副驾驶座上扭着头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两个。





“你在这干什么?”





“去千玺家蹭饭啊!千玺让我去的。”王源一副委屈样,还撇了撇嘴。






王俊凯转过脸看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点了点头,确实是他叫王源的,其实王源和王俊凯俩个人里,他其实要和王源好。







王俊凯顿时语塞,他怎么就忘了王源呢!哪里有吃的就有他啊!





到了易家,易爸爸没有在家,只有易烊千玺弟弟和妈妈在家里,王源一看到可爱的楠楠就忍不住自己的魔爪,去和楠楠玩了,倒是王俊凯很正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







易妈妈收拾好一切,让三个人去洗手吃饭。






餐桌上,易妈妈很高兴自家儿子能够带同学来家里,以前自家儿子也只跟贺岷玩,虽然有贺岷陪着,但能多交朋友,易妈妈自是高兴的。







“小凯,千玺性子冷,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他以后要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阿姨,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千玺的,学校里不会有一个人敢欺负他!”







“嗯嗯,阿姨,不止王俊凯,我也会照顾千玺的。”王源笑眯眯地吃饭:“还有阿姨,你做的饭太好吃了。”





“那以后就多跟千玺来,阿姨给你做饭。”





“好好!”王源开心地点头







“阿姨,国庆节假期快到了,我和王源准备在家学习,能不能让千玺也去我们家啊?”






“好啊!千玺这孩子从来不去朋友家,每次也假期都是呆在家练舞,画画。和你们一起学习也好。”







“嗯,我肯定会好好带千玺学习,让千玺好好学习,成绩提高,是不是?千玺。”王俊凯笑着问对面的千玺。






千玺抬起头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嗯。”








这下,王俊凯笑得更开心了。他早就计划好了,国庆节七天假,就待在他们家就好了。





人间荒唐(三)


不上升真人×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下午放学的学校,教学楼中没有一个人,易烊千玺背着书包一步步踏上天台。他一打开天台的门就看见王俊凯靠在旁边,还对着他笑。
易烊千玺觉得王俊凯好像每时每刻都在笑,不管是发生什么事。

“你好像很在乎贺岷啊!”王俊凯又将照片在他面前晃了晃,上面是贺岷摸他他的头发,还有俩个人一起听歌的照片。看似没什么,可是他知道如果传出去,会有多少同学以为他们是同性恋,不单毁了他,也毁了贺岷。

“你想要干什么?”易烊千玺语气很不好,他不喜欢被威胁。

“贺岷每天都会被专车接送,让所有同学都以为他的家非富即贵,其实那辆车是你家的车,对吧!”
王俊凯并不理易烊千玺说的话,而是继续说下去。

“你,易家的大少爷,才是值得被人尊敬的那个人,贺岷只不过是你家管家的儿子。”

易烊千玺握紧书包带:“别说了!!”

“你觉得如果全校的人知道了,还会像尊重我那样尊重贺岷吗?他只不过是一个骗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易烊千玺喊出来,眼睛猩红地看着王俊凯,他和贺岷的秘密第一次被人发现。

王俊凯狠狠地将易烊千玺摁在墙上,禁锢着他,头靠近易烊千玺的耳边:“只有你听我的话,我自然不会说,可如果你不听话,就不要怪我了。”

易烊千玺眼睛有些发红,闭了闭眼睛,嗓子有些沙哑地说:“好,我听你的话。”

“这才乖嘛!”王俊凯松开他一笑,然后他慢悠悠地拾起被扔在地上的书包:“那明天见喽!”

王俊凯走下天台,易烊千玺跟在他后面,他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下升起。

易烊千玺不了解王俊凯,也不愿意了解,一个人太难看的懂。

第二天一早易烊千玺背着书包到班级后门,他们每个班有前门和后门,易烊千玺的座位在后面,他的习惯就是从后门进入。他一到门口就看见王俊凯抬起头对他一笑,他的脚步到门口顿了一下,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坐到自己座位上。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掏出作业写,而是掏出英语书看。

“千玺,不错哦,把作业写完了。”王俊凯扭过头笑着,嘴角的虎牙露了出来。

“嗯。”易烊千玺点了点头。

他想起昨天刚到家,手机上就来了一条王俊凯的信息。
‘千玺,把作业都写完,第二天好好上早读,我可不想看见你补作业,听我的话。’
看似温柔的语气透露着丝丝危险。

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从哪里知道他的联系方式的,可一想到他都可以调查到自己和贺岷,就也不觉得奇怪了。

晚上,易烊千玺很听话的把所有作业都写完了。

“这样才好嘛,当一个好学生。”王俊凯伸出手想去摸易烊千玺的头发,就在碰到的时候,易烊千玺突然低下头,不动声色地躲开了王俊凯的手。

伸出来的手有些尴尬,王俊凯脸色变了一下,放下手沉默了一下,易烊千玺以为就会这样过去。没想到王俊凯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把他往自己身边一拽,在他耳边轻轻说:“你这样很不乖,要听话。”

易烊千玺有些懵,看着王俊凯的眼,压低声音:“嗯。”

“体育课,一起去打篮球。”

“我不会。”

“我教你啊!”

易烊千玺不说话了,他也不能反驳,还不如平静的接受。

体育课上,王俊凯果然像他在课上说的,去教易烊千玺打篮球,一旁的王源无奈的看着。

“我不想学。”易烊千玺被王俊凯拽着。

“听话,很好玩的。”

“我……。”易烊千玺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拽到篮球场。

王源抱着一个篮球在后面跟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王俊凯把篮球放到易烊千玺手里,自己手上也拿着一个。

“你看,这样拿球。”王俊凯做着动作,易烊千玺看着竟也有意无意地学了起来。

“拿好了,投球。”王俊凯踮了一下脚,将球往球框里一扔,进去了。

看王俊凯扔了,从来没玩过的易烊千玺也急忙扔出去,弧线落地,没进。

“噗呲……”后面的王源突然笑出声。

易烊千玺有些尴尬,有些生气,头一扭:“不学了,无聊。”

“唉,别。”王俊凯拽住易烊千玺,还瞪了后面王源一眼,意思说你再笑,给我等着!王源很好的接收到了王俊凯的信息,憋着笑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你别急啊。”王俊凯把易烊千玺拽回来,把球放在他手里,从后面手把手教他怎么摆姿势,从王源的角度看,就像是从背后拥抱。

王源从后面看着,还时不时地发出几声“啧啧啧。”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个子差不了多少,王俊凯也只是比易烊千玺高一点,所以教易烊千玺的时候,把头放在易烊千玺的肩膀上,让易烊千玺一颤,可一看到王俊凯很正经教他打球的样子,易烊千玺忍着没把王俊凯推开。

“就这样,然后投。”王俊凯的声音把发懵的易烊千玺扯回来,他急忙跟上王俊凯的节奏。

来来回回几次,王源无聊的直接坐在地上刷起了手机。

两个只顾着球,另一个只顾着手机,谁都没有注意到贺岷的到来。
贺岷看到王俊凯手把手教易烊千玺打球,即使离那么近,千玺也没有推开,千玺明明最讨厌和不熟悉的人有肢体接触的。
同样,他也看到球进的时候,只有千玺笑的时候才会出来的梨窝,还有王俊凯笑时的虎牙。
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千玺不仅仅只有贺岷一个人的陪伴了。

“千玺。”贺岷还是开了口叫千玺。
听见贺岷的声音,易烊千玺脸上的笑突然消失,手上的球也落地,寂静的室内体育馆只有篮球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贺岷。”看见贺岷温柔的笑容,易烊千玺想走过去,可刚又出去一步,手腕猛地被王俊凯拉住。

易烊千玺回过头看见王俊凯原来温柔的眼神荡然无存,现在透露出一丝狠厉,他突然想起了他和王俊凯做的那个交易,本来开心的心情沉了下来。

看易烊千玺迟迟不过来,贺岷想上前一步。

“贺同学,我,王源还有千玺还要去吃饭,你有什么事吗?”
王俊凯的一句话让贺岷的脚步停止。

“我……”

“你是五班的同学,隔那么远,为什么一直找我们一班的啊?”

“我和千玺是朋友。”

“是吗?”王俊凯一笑“那千玺你现在要和谁一起吃饭,我都订好了的,你不去我会很伤心的。”

一旁收起手机的王源翻了一个白眼:“戏精!”

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开口:“贺岷,对……对不起,你先去吃饭吧。”

“千玺!”贺岷有些不懂。

“那就好咯,王源!走了。”
王俊凯大喊了王源一声,拉着易烊千玺走出体育馆,易烊千玺皱着眉不敢看贺岷,只能在心里说对不起。

食堂里,易烊千玺只是低着头吃饭,一句话也不说,王俊凯心情也没那么好,也一句话也不说,王源看着俩个人觉得简直要了自己的老命啊!

“王俊凯!”王源用脚踢了踢闷头吃饭地王俊凯。

“干嘛!”语气不是很好。

“我渴,帮我买一杯果汁去。”

“自己没腿吗?自己去!”

“啊!你怎么能这样,我是你表弟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狠,身为哥哥,你不应该照顾我一下。我怎么这么倒霉,每次你闯祸我都要替你承担,你怎么可以次次都这样……。”

“好了,好了。受不了你了。”王俊凯嫌弃的看了王源一眼,他最受不了王源的碎碎念了。

看王俊凯一走,王源高兴的坐到易烊千玺对面:“千玺,你别在意王俊凯啊,其实他也没什么恶意。”

“啊?”易烊千玺抬起头。

“就王俊凯,你别看他学习那么好,其实他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很幼稚!他从小被宠管了,在他看来,他想要的就从来没有不能得到过。”

“……”

“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很清楚他的,虽然我从小没少受过他的欺压,可也对我很好。我记得有一次我被同学欺负,他那时拉着我的手一拳就打在那个人脸上说,我身边的人只有我能欺负,其他的谁也不能!”

“但我并不是他的朋友。”易烊千玺看着王源:“我只是不小心看见他打架。”

王源看着易烊千玺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一笑:“千玺,没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很好看吗?”

“啊?”易烊千玺一脸懵。王源在说什么?

“你会知道的。还有王俊凯不会打你的。”





人间荒唐(二)

不上升真人×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王俊凯似乎早料到易烊千玺不会对老师调换座位有任何意见,他按照自己的料想成为易烊千玺的同桌。

王俊凯的胳膊再次被撞了回去,这是今天上午的第十次了,还在上课,王俊凯不好发作,一旁的易烊千玺侧着身子背对着王俊凯不知道在干什么!

俩个人在教室里暗暗较劲。

英语老师一走出门,王俊凯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易烊千玺拿着签字笔在桌子上画了一道线。

“你干什么?”

“不许越界!”

王俊凯用笑表示了嫌弃:“幼稚!”

“有本事你可以调换座位。”

“我为什么要调,你调啊!”

易烊千玺懒得理他,扭过去趴在桌子上睡觉。

他以为会就这样过去,但没想到下午只要一下课,他在教室里就会收到一封接一封的情书,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不是给他的,都是给王俊凯的。
具体是这样,他正趴着,一封粉色的信封就到他眼前。
易烊千玺皱了皱眉头,他很讨厌这样。

“易……易同学,你能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王俊凯同学吗?”
易烊千玺把头扭过去:“不能!”

“哦!”女生有些丧气。

“等等。”
易烊千玺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女生:“你们为什么把信都给我?”

“因为王俊凯在学校论坛上说,你是他的好朋友,你可以将帮我们把情书转交。”

易烊千玺不再说话,又趴下来闭上眼。

王俊凯从一进教室就看见易烊千玺阴森森地看着他。

“你不必向我展示你多受欢迎。”

易烊千玺的这一句话让他明白他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人了。

王俊凯不在意的耸了耸肩,笑得灿烂,虎牙在外露着,一双桃花眼里似乎藏着星星,在其他人看来多么温柔。

“反正你也不学习,这些东西打扰我学习。作为同学不应该帮忙吗?”

“呵,不应该!”
易烊千玺又趴下来不搭理王俊凯。

王俊凯似乎并不放弃,把胳膊搭在易烊千玺肩上:“以后情书就交给你了,易同学。”

“磁——”易烊千玺猛地起身,凳子在地上划出一声刺激的声音。
“你干什么!让不让人学习了!”前面的一个同学扭过来皱着眉头看易烊千玺,眼里透露出了厌恶。

前面的有些同学也都转过身看着易烊千玺,是那种不耐。

“好了,没事,大家快学习。”王俊凯坐起来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去学习。

前面的王源对上王俊凯的眼睛,笑了笑,从小一起长大,他怎么不知道王俊凯要干什么?不过他可管不了,他很忙的!

对于年级第一的话,大家还是很听的,所有人又扭过头学习。

王俊凯想把手搭在易烊千玺肩上,可没想到易烊千玺躲开又直接坐下来。王俊凯一愣,也没有说一句话,很平静的坐下来看书,一下午也没有再惹过易烊千玺了。

可有时候安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一如既往,易烊千玺从不在家吃早饭,他骑着单车像以前一样在学校门前买早饭,这个时候,贺岷并不陪他,贺岷坐车,他骑车。

“老板,一份豆浆和一份三明治。”

“老板,我也一样。”一声很清爽的声音响在易烊千玺耳边。

易烊千玺扭过头,身边的人不是王俊凯,是在学校有名的和王俊凯同进同出的王源。
王源对他扯出一个很大的笑容,易烊千玺莫名其妙的看了王源一眼扭过头接过老板递来的东西,然后骑着车离开。
易烊千玺没想到,王源竟然骑着车追上他笑着:“易同学,那么急干嘛!又不会迟到。”

“……”

“迟到了也没事,反正我是学生会会长,不会记你的。”

“……”

“我听王俊凯说你看到他带人打架了。”

易烊千玺骑的车猛地停下,王源也跟着停下,易烊千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源。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很害怕的呦。”

“别在我面前提他。”

“噗呲……”王源忍不住笑了:“你是学校第一个人看见王俊凯打架的人,不怕吗?”

“为什么怕,我做错了事了吗?”

王源头似拨浪鼓的摇了摇。

“那我为什么要害怕。”易烊千玺说完,直接骑上车离开,留下王源一人在风中凌乱。

“怎么回事?”王源问自己,他挺想和惹了王俊凯的人交朋友的!

易烊千玺回到班级,王俊凯早到了班级拿着书读,易烊千玺也没在意他坐了下来。

英语老师很早来到班级监督英语早读,但也只是坐在讲台上,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看学生们。易烊千玺也不管英语老师是否在上面,就拿出来昨天的物理作业写。

“你会写吗?”王俊凯忍不住歪着头去看。

易烊千玺瞥了王俊凯一眼,没说话,继续写作业。

王俊凯并不在意易烊千玺地冷漠,反倒迅速的挤过去,抢易烊千玺手中的笔:“来来,我教你!”

“放手!”易烊千玺拽着笔,死也不给王俊凯。

“反正你也不会,我教你。”王俊凯并不死心,两个人拽着笔,谁也不放手,继续争执。

“放手!”易烊千玺似乎急了,猛地一推王俊凯,王俊凯从板凳上一下子摔下来,易烊千玺也站了起来。

后面的这个大动静把全班人都惊了,英语老师也吓得站起来:“干嘛呢!”
所有人都看到王俊凯躺坐在地上,易烊千玺站着,在他们认为王俊凯摔倒就是易烊千玺干的。

“王俊凯!”王源急忙跑过去扶起王俊凯:“有没有哪里受伤?”

“别别,别动,我胳膊!”王俊凯痛的大叫,可王源明明看见王俊凯对他眨眼睛。王源想笑,却又憋着,也只能陪着王俊凯装。

“没事吧!”英语老师一看年级第一受了伤,心疼的不得了,急忙嘘寒问暖,况且在自己课上受伤。

王俊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反倒王源:“老师,应该脱臼了吧!我可以请假带王俊凯去医务室看看吗?如果受伤要让小姨知道了,这就不好了。”

“好好!”

英语老师刚说完又面色不善地看向易烊千玺:“你不学习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干扰王俊凯?”

“我没有。”

“不是你把他推倒地上吗?”

“是我干的,但……”

“出去站着,你毁了自己,难道还要毁别人啊?”
英语老师不听易烊千玺的辩解,直接让他站了出去。

易烊千玺抿了抿嘴,很听话地站到外面,他想,或许他当初是对的,没有一个人会喜欢一个没有价值的人,只有价值才值得别人喜欢。

随后易烊千玺看见王源扶着王俊凯向医务室走,可他也看到了王俊凯低着头朝他笑得样子,他才明白,王俊凯是故意的。

一到医务室,王源就不耐烦地把王俊凯往床上一扔,王源靠着桌子:“演这么一出,还要我配合,说吧!怎么谢我?”

王俊凯惬意地躺在床上:“你说想让我怎么谢你。”

王源嘻嘻一笑:“送我一套装备!”

“没问题!”

“还有,你先走吧!我等第二节做操时再回班里。”

“知道了!”我也没说等你啊!
王源头也不回地离开医务室。

王俊凯在医务室做了一个好梦,歇一段时间的学习压的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等他醒了才慢悠悠地回班,本来应该空无一人地班级却还有两个人的存在。

一个是易烊千玺,另一个是五班的贺岷。

王俊凯躲在门后,听着看着。

“千玺,王俊凯为什么要针对你!”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看我这个倒数第一不顺眼吧!”易烊千玺不在乎地一笑,嘴角的梨窝轻轻荡漾。

“千玺!我没和你开玩笑,我听说王俊凯他们家不是很简单,你小心点。你今天不就被老师罚站了吗?”

“我那么弱吗?贺岷?没事的!”
易烊千玺手里摆弄着白色的耳机线。

“我当然知道你不差啊!”贺岷对易烊千玺有些无奈,他从小和易烊千玺长大,知道易烊千玺的脾气,他想让千玺去找爸妈帮忙,可也不敢明面说,只能无奈的摸了摸千玺的头。“你小心点。”

“我知道,哥!”千玺笑笑,还有些撒娇的语气。
他又把耳机递过去眨眨眼:“要一起听吗?”

“嗯。”贺岷接过耳机,和易烊千玺一起听着歌。

门外的王俊凯拿着手机一笑,他想起一个成语,三人成虎。
况且这个世上,智者并不多,谣言可不会停止。
这个贺岷,到底是什么存在,他马上就要知道了。

中午的时候就有人把资料全部送到他手上,王俊凯拿着几张照片来到班级,这个时候班级还没有几个人,而几个人中就有易烊千玺。

王俊凯走到易烊千玺面前,将一张照片悄悄露出来,看见易烊千玺想来万年不变的冷漠脸上写满惊讶,他心里就觉得好愉悦。

“你想干什么?”

王俊凯靠近他的耳边,笑着轻轻说:“想知道吗?今天下午下学天台见。”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笑,第一次觉得毛骨悚然。








人间荒唐(一)

不上升真人×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他不是很孤僻,是不喜欢说,他觉得身边的人都是虚伪的人。
他讨厌虚伪的人。
谁以为的讨厌是喜欢?

阴暗的巷口,路本来就不平,又刚刚下过雨,本来坑坑洼洼的路现在充满了水,易烊千玺第一次走这样的路,从来不让家里车接送的他平时就骑着自行车,可今天不知是谁把他的自行车的轱辘戳破了,最后也只能抛下自行车走小路。
他不是有洁癖的人,但也极讨厌这些脏水染了他的衣服。
“你他妈……”
易烊千玺突然听见骂声,循着骂声望去,只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生靠着墙站着,脸上还带着丝笑容,男生面前是三四个男生在殴打一个男生,可易烊千玺更关注的是站着的男生,就算天有些昏暗,但他借着最后的阳光也可以看清男生的脸,那个榆城高中老师宠,女生爱,男生羡慕的年级第一王俊凯。
易烊千玺看着这个场景,觉得有些好笑,老师们这么宠的人背地里竟然是他们最讨厌的校园霸凌者。
王俊凯似乎感受到了易烊千玺的视线,转过头对上易烊千玺的眼睛,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王俊凯愣了一下,突然对易烊千玺笑得无害,易烊千玺拉了拉肩上的书包带转身离开。
“凯哥,他看见你了,要不要……。”一个男生走到王俊凯身旁。
“不需要,看见我真实面目的人我自然不会让他好过,这个人耍起来很容易的。”王俊凯怎么不会知道这个身在最好班却次次考年纪倒数第一的易烊千玺,这可是最爱他的老师头痛。
“走了,回去吧!”
“好的,凯哥。”
巷口又安静下来了,只有一个男生颤巍巍的爬起来慢悠悠走出巷口。
天渐渐黑了,易烊千玺推开重重的门,还未放下书包他的妈妈就急匆匆地从楼上跑下来。
“烊烊回来了。”
“嗯。”
“吓死妈妈了,这么晚才回来,妈妈以为你出事了。”
“没事。”
易妈妈坐在易烊千玺身边:“烊烊,要不以后就让老贺开车接你吧!”
“不用。”易烊千玺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我不需要人接。”
“好好,妈妈不让就是了。”易妈妈看到自家宝贝儿子有些生气立刻改了口。“那放暑假了,你有什么安排?”
“不会补课。”
易妈妈有些无奈:“那和妈妈还有楠楠一起去国外旅游,好吗?”
“不去,我要跳舞。”易烊千玺提着书包准备去自己房间,却又不忘说:“照顾好楠楠。”
易烊千玺到自己的房间掏出手机发现有信息进来,是贺岷。
‘你房间的灯没有亮着,这么晚还没回家,没事吧?’
易烊千玺抿抿嘴:“没事,自行车坏了。”
易烊千玺发完信息放下手机又想起今天见到的王俊凯,如果全校人知道他们的学霸是那样的人会是怎么样?想想那个场景,真可笑!
而此时的王俊凯正待在自己的大房间和自家表弟王源联机打游戏。
“你说有人看见你带人打人的样子。”
“对啊,就我们班的那个年纪倒数第一。”
“他啊!”王源想起易烊千玺,笑了笑。
“怎么,认识?”
“呵,像你这种在学校万人捧清高的男神谁能入了您的眼啊!不过那个易烊千玺不仅仅学习差,还很孤僻,在学校几乎一个朋友都没有。”
“切。”王俊凯不屑一笑。“脸臭的人自然没朋友。”王俊凯想起来今天易烊千玺看着他的臭脸。
从小他爸妈宠他,哥哥也是,虽然有一个喜欢坑他的妹妹,还从来没有敢给他臭脸。
“是是,你朋友最多。”王源一看见老王这副样子就翻白眼。
这个夜,他们睡得很好,可谁又知道以后发生什么?
暑假还未到两个月,榆城高中老师们就急急的召唤他们的学生回校,言辞声明,高二来了,高三就不远了,高三不远了,高考就来了,为了大家的未来,大家要努力,努力再努力,还特此声明请大家八月二十号到校。声明一出惹了不少人想吐血,但还是不得赶紧补作业然后背上书包往学校去。
易烊千玺早早来到班级,把书包往抽屉里一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进班,对此也见怪不怪,这个班里谁理年纪倒数第一呢。
王俊凯正正经经地坐在第一排,桌子上是已经摆好的作业,他手里还拿着一本数学教材帮在看题。他虽然是年级第一,却无职一身轻,回学校收作业这种事根本不是他干的事。
班主任老代进来,他是他们的数学老师,姓代,被同学尊称为老代,是一个秃顶也算有点迂腐的中年人。
他一手搭在课代表收齐的作业小山上:“想必大家在暑假期间都收到自己的期末成绩了吧!”
“是。”同学们很认真的回答。
“嗯,高二了,是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大家要继续努力,做好纠错,批注,不懂得要问老师。另外在几天后我会调整课程表和座位,大家这几天先按原来的表上课。”
“知道了。”
老代吩咐了事情之后按照课程表上第一节的数学,易烊千玺也坐正了,桌子上摆的数学书,手机放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反正最后一排没有人注意他。
第四节的体育课,太阳正毒,所有人都选择呆在了室内体育馆,王俊凯和王源换上了篮球服和一群男生打起了篮球,谁管懂不懂规则,能打就行,他们又不是体育生。
打了一身汗,王俊凯拿起地上的矿泉水喝,一旁的王源来到他身边。
“呃,那不撞见你真实面目的易烊千玺嘛。”
王俊凯循着看见易烊千玺一个人坐在一旁的楼道台阶上,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手里拿着了一本书。
“看起来挺好看的,特别是那一双褐色的眼瞳。”
王俊凯狐疑地看着王源:“怎么?你看上了!”
“怎么可能!”王源吓了一跳,他可是直的。
“哎,说实话,如果他学习跟你一样好,我赌一万,他必定会和你一争。”
“呵,他就是学渣,你赌十万也没用。”
王俊凯撂下瓶子,向易烊千玺的方向走去。
正在听着歌的易烊千玺发现自己被一片阴影覆盖,抬起头就看见王俊凯的脸,看了一眼,就又低下头看书。
王俊凯被无视了。
“那天在巷口,你看见了?”
“嗯。”
“没什么想说的。”
“说什么?”
看着易烊千玺一脸淡定的样子,王俊凯眯了眯眼。突然低下头靠近易烊千玺耳朵:“你等着。”
王俊凯一笑转身离开,易烊千玺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没在意什么,就又低下头看书。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易烊千玺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千玺。”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男生跑到他面前。
易烊千玺合上书:“贺岷。”
贺岷对他笑着。
“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并不是体育课。”
“你看书入迷了,已经下课了。”
易烊千玺看看周边,王俊凯王源他们都不见了,就还只有他一个人。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时间。”易烊千玺不好意思笑笑,嘴角的梨窝轻轻显现。
“没关系,一起去吃饭。”
贺岷拉着易烊千玺走出体育馆,而王俊凯和王源正好换好衣服走出来看见俩个人一起走出去。
“你不是说他没朋友吗?”
“我说的是几乎,就贺岷一个人。”
“贺岷。”王俊凯知道贺岷,年级第二,在后面紧追自己,可他不在一班,却在五班。可能中考的时候没考好吧!
“他们两个怎么成朋友的?”
“你看我干嘛?我怎么知道?”
“你先去吃饭吧,我找老师有事。”
王俊凯说完就离开,留下王源一个人大喊:“老王,你竟然丢下我一个人,我要告诉小姨。老王!!”
王俊凯表示,懒得理你,有本事去告。
王俊凯到办公室的时候,老代正在吃饭,看见自家第一到来,吓了一大跳。
“怎么不去吃饭?”
“老师,我有事情求你。”呃,语气很乖。
“说吧。”
“老师,能成为年级第一我很高兴能为班级争光,可因为易烊千玺的成绩也导致我们班的平均分一直被拉低,所以为了整个班,老师,调座位时把我调到后面和他当同桌,我一定会让他的成绩提高。”
“你确定?”老代知道易烊千玺,明明中考进来学习成绩很好,但一进来却烂的一发不可收拾,他就算再急有什么用!有人家爸爸压着,谁敢动他!
“确定!”
王俊凯说的义正言辞,好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老代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坚决,我就同意了,老师就把他的成绩交给你了。”
“老师放心。”
王俊凯一笑:“老师,我先走了。”
“嗯。”
老代说过的话那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果然,在换座位的时候,王俊凯很满意的和易烊千玺成了后排的同桌。
易烊千玺看着身边的人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你很奇怪我为什么来这?”
“……”
“我这个人很好的人,我个子这么高,当然要让给在后面看不见的人。”
王俊凯指了指前面,易烊千玺循着望过去看见王俊凯原来的座位上坐着他们班一个低个子戴眼镜男生。
“不过,我很期待你的表现。”王俊凯压低了声音,嘴角噙着笑,一边露出了他尖尖的虎牙。

关于五周年

我是团粉,也喜欢cp里的凯千粉。
这次五周年我看的是直播,本来满心欢喜的期待周年演唱会最后却是彻底的失望。
这次在北京旅行,工人体育馆旁边都是大使馆,为了保证演唱会顺利举行还有相信公司会严查灯牌,团家很听话的把千里迢迢带到北京的灯牌放在酒店,举公司放的荧光棒,结果呢?荧光棒凉了几分钟就暗下去了,团家在黑暗里喊着TFBOYS,然后被唯粉又压下去,真的很心酸。旁边的红,蓝,绿一个比一个亮,只有团家那里暗暗的。
团家这次很委屈,所以都跑到组合微博和公司微博下骂,这次我挺支持他们的。团家那么听话,却一次次被耍。
还有演唱会,三个人在台上一点笑容都没有,我看过的周年演唱会,二周年最快乐,三,四周年都几乎没有笑,五周年更是敷衍。粉丝在下面不是享受演唱会听歌,而是比谁喊的声音大,源源个人在上面有些千纸鹤直接喊起了千玺的名字,他们是兄弟啊!你这样会让他很快乐?
演唱会是他们为了让粉丝享受,而不是一年一度的粉丝大战。那些唯粉说让他们开心,可他们在舞台上笑过吗?一个组合的演唱会,不是让你们趁着去比人气的,灯牌多了就是赢了,你难道没看见多少路人看你们吵觉得恶心!!!

可以没如果3

自从尹柯和邬童在一起后,月亮岛棒球队的教练,队员和队长就受尽了他们投捕组合的虐狗行为。
特别是夹在中间的班小松,捂着眼说:“真的没眼看!”
快到元旦节日,各班都开始筹备节目并上报,这是他们在月亮岛度过的最后一个元旦节,所以陶老师说必须好好准备,拿个奖。一向不负责任的陶西格外认真,当然据焦耳说,这是安主任要求的!
六班班长沙婉本想让邬童去,可以看见邬童的臭脸就不敢了,于是拜托了栗梓,而栗梓转过去又拜托自己的青梅竹马班小松。可不管班小松怎么说,邬童就两个字“就不!”
班小松快被逼疯了,而邬童还是写完作业刷完卷子后在操场练球。
班小松沮丧的爬在尹柯面前,尹柯低着头噙着笑刷着手上的冲刺卷。
“尹柯,你帮帮我啊!我都快死了啊!”
“小松,这件事你找邬童,我有什么办法。”
“尹柯,我缠了他那么长时间都没有用,我想只要你参加了,邬童肯定会参加!尹柯,你就帮帮我,看我这么辛苦的份上!”班小松眨眨眼,嘟着嘴。
“好,小松,把报名单给我,我去找邬童!”
“嗯!”班小松立刻点了点头。
尹柯拿过报名单离开教室在操场找到邬童。
“邬童!”
邬童看见尹柯放下手中的球,立刻跑过去搂住尹柯,开心的笑着:“尹柯!”
“小松最近一直找你去参加演出?”
邬童不在意地扔着手中的球说:“对,班小松的磨人功夫又见长了,烦死了!”
尹柯看着邬童吐槽的样子无奈笑了笑:“你为什么不参加?”
“没兴趣。”
“唉,那好吧!本来还想让小松写上我们俩个人合唱,你既然这么没兴趣,我还是和小松说算了吧!”尹柯说着还故意的叹了口气,有点沮丧地转身准备离开。
“哎。”邬童可是听清了后面尹柯说的话,和尹柯合唱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弃!
“你还有事吗?”尹柯问他
邬童别扭的直起身:“你……你告诉他,我又有兴趣了,就和尹柯合唱!”
尹柯看着邬童傲娇的模样,不禁一笑:“傻子!”
等尹柯回到班级,看见班小松还半死不活的爬在自己位置上有些无奈。
“小松!”
“尹柯!”听见尹柯声音的班小松兴奋地跑到尹柯身边,一副期待的样子!“怎么样了?邬童答应了吗?”
“嗯,给你!”尹柯把报名表递给班小松。
班小松看着上面的内容,嘴角一撇:看月亮爬上来:表演者:邬童、尹柯。
果然是邬双标!
“尹柯。”班小松咽了一下口水
“嗯?”
“这个世上也只有你尹柯可以降伏邬童。”
“还好吧!”尹柯嘴角梨涡浅浅。
班小松捂住心口,哦,又被喂一嘴狗粮。他这辈子招谁惹谁了?
由学校俩大校草合作的节目自公布就引起了巨大关注,更何况投捕组合自古便是腐女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且邬童和尹柯平时还腻歪在一起,就差没公布了。
等主持人一宣布两个人的节目,台下立刻响起了叫喊声,班小松、焦耳那一群早已心知肚明的棒球队员还不怕死的直接喊了他们的名字:“邬童,尹柯,邬童,尹柯…………!”
邬童弹着吉他唱着歌从舞台的一边慢慢走上来,而另一边尹柯也唱着歌缓缓走上舞台。
失眠的夜漫漫飘过来
想念的心没什么阻碍
好像听说最近你也在失眠
一个人发呆
两个人走到舞台中央,相视一笑

喜欢你笑得像个小孩

想每天和你粘在一块

听一首老歌就会流泪的女孩

没我可怎么办

我们一起看 月亮爬上来

你也在失眠想着你的最爱

我们一起看 月亮爬上来

你也在失眠想有美好未来

我们一起看 月亮爬上来

你也在失眠谁在为谁等待

我们一起看 月亮爬上来

失眠的夜爱的人会不会向你告白

最后的一个音落下,尹柯看向邬童,嘴角的梨窝轻轻荡漾,邬童也笑了,露出了虎牙。
在那段时光里,他们惊艳了彼此的岁月。

可惜没如果2

月亮岛中学,棒球队训练完毕,陶西教练早早的拉着安主任回了家。班小松看着陶西的背影有些咬牙切齿“重色轻队,无耻。”可转眼就看见邬童揽着尹柯的肩在说悄悄话。
“这个重色轻友,更无耻!”班小松嘟囔完跑过去:“尹柯,我借一下邬童,你等一下。”说完就拽着邬童到离尹柯较远的地方。
“班小松!你干什么!”
“嘘”班小松示意邬童小声点。“我问你,你向尹柯告白了吗?”
“没……没有!”
班小松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邬童,你说你喜欢尹柯多少年了,你还不快点告白!我告诉你啊!喜欢尹柯的人多了去了,小心别人捷足先登!”
“你给我闭嘴!”邬童作势打上去,吓得班小松缩了缩脖子。
“尹柯,我先走了,拜!”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班小松想想还是先撤为妙。
尹柯走到邬童身边:“你对小松说了什么?他那么急跑走。”
“没什么!我能和他说什么!”邬童笑着揽住尹柯的肩说:“尹柯,今天去我家,我给你做小蛋糕。”
“什么?能吃吗?”
“你说什么!我邬童做的怎么不能吃!”时至今日,邬童仍不知自己的蛋糕是何滋味。
“算了,我还是回家写作业吧!”
“哎,哎......。反正你爸妈都不在家,我爸也不在家,去我家。”
“不要。”
直到最后,尹柯还是被拽着去了邬童家。
邬童家,邬童在做小蛋糕,尹柯则坐在客厅静静的写作业,不一样的风景,却是一道很好的风景。
“尹柯!”
尹柯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邬童,看着邬童端着小蛋糕的样子一笑,嘴角的酒窝显出来说:“你不先尝尝吗?”
“不要,给你做的。”
尹柯摇了摇头:“你先吃,我再吃。”
“不行!”邬童坚决拒绝!
“那好,我走了。”尹柯说着就收拾作业。“哎,不要!”邬童直接爬在尹柯的作业上不让他收拾作业。
“那说好了,我吃你再吃。”
尹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邬童看着尹柯的样子毫不犹豫吃了一口,刚到嘴里脸色就变了。
“怎么样,知道你蛋糕的味道了。”尹柯笑着说。
邬童看着尹柯看好戏的表情,身子向前一伸,凭着自己手长的优势扣住尹柯的后脑勺往前一带,吻住尹柯,嘴角的蛋糕也粘到了尹柯唇上,尹柯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
邬童也只是静静的吻着,不敢有过多的动作。
过了好久,邬童才放开尹柯,却仍拉着尹柯:“尹柯,我想了很久,我喜欢你,从初中开始就喜欢,所以在你告诉我你不打棒球后,我才那么生气!你呢?对我的感觉是什么。”
“……”尹柯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邬童。
邬童见尹柯不说话,以为自己被拒绝了,他慢慢地松开拉着尹柯的手。
他笑了笑:“蛋糕这么难吃,我们还是写作业吧!我叫外卖就好了!”
邬童转身准备离开,却突然被人从后拥住。
“尹柯!”邬童轻轻地念叨。
“邬童,你还记得你问小松为什么打棒球吗?小松是为了爸爸的梦想,你是因为棒球服好看,你说我是为了什么?”
“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啊!尹柯打棒球是为了和邬童并肩!人们都说投捕是夫妻,我们也是啊!”
邬童转过身紧紧抱住尹柯说着:“尹柯,我喜欢你。”
“邬童,我也是。”

可惜没如果1

操场上,邬童,尹柯和班小松静静的躺在草地上。晚风吹起三个人的头发,邬童高兴地看着天空的星星,嘴角笑意不止,这是第一次输了比赛,他也这么高兴。
邬童侧过脸看到尹柯的侧脸,还是如初见时俊朗,嘴角微微上扬,嘴角的梨窝若隐若现。
“尹柯。”
“嗯。”尹柯闭着眼睛,轻轻回应。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不记得了。”尹柯轻笑。
“什么!”邬童腾的坐起来,指着尹柯,有些炸毛:“那么有意义的历史时刻,你忘了!”
尹柯握住邬童的手,看着他:“骗你的,笨蛋。”
“你……!”
“我怎么会忘,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邬童不再说话,笑着躺下来盯着尹柯的侧脸。
而旁边的班小松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地承受这一狗粮。
………………………………………………回忆………………………………………
中加初中部是全市数一数二的初中,来到这里就意味着几乎一只脚踏进中加高中。
尹柯能够考到中加初中部让他妈妈很满意,就允许他在暑假期间可以报自己喜欢的兴趣班,尹柯没有任何反驳,选择了舞蹈班。
尹柯小时候学过舞蹈,但到六年级时,妈妈认为他应该全身心投入到考学上,所以削减了尹柯的一些兴趣班,而舞蹈是除了画画,尹柯最喜欢的兴趣。
这座楼里的舞蹈室还是曾经他在的舞蹈室,只是导师不一样了。
尹柯靠着镜子,用肩膀上的毛巾默默地擦着汗,一旁的老师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尹柯,老师先走了,你快点回家!”
“嗯。”尹柯礼貌的笑了笑。
等老师走之后,尹柯才起身收拾。楼道里,静悄悄的,尹柯慢慢的走着,楼道里回荡着他的脚步声。突然,一阵吉他声飘入他的耳朵。
尹柯好奇的循着吉他声走去,他没想到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人在这里。
尹柯走到吉他练习室门前,轻轻地打开门就看见一个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T_shirt的男生低着头认真的拨着吉他。
或许是尹柯打开门的声音惊动他,男生抬起头与门边的尹柯四目相对,对上他的眼使尹柯一愣,眼前的人虽是男生,但脸却极为精致,特别是那一双桃花眼。
男生看着尹柯突然笑了:“你来听我弹吉他吧!当我的听众。”
本来不知所措的尹柯听见男生这样说,也只好进来。
“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
“没关系的,我叫邬童,你呢?”
“我叫尹柯,是旁边舞蹈室的。”
就这样,尹柯成为了邬童的听众,而邬童也成为了尹柯的观众和聆听者。
那个暑假,尹柯总是靠着舞蹈室的镜子和邬童聊天,第一次那么快乐。
暑假过去,尹柯背着书包来到了中加初中部,小学的同学,没有一个人和他在一个班级,只是当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时,一个男生突然冲过来从后抱住他,吓了他一跳!
“尹柯!”
“邬童!”这个声音对尹柯来说太熟悉了!陪伴了他一暑假的声音他怎么不认得,只是他觉得有点不敢相信,他竟和邬童在一个学校。
“尹柯,我们太有缘了,我和你一个班啊!”邬童开心的抱着尹柯,露出尖尖的虎牙,整个人笑成了一个叉烧包。
尹柯好笑的摸了摸邬童的头:“这样我还能吃阿姨做的蛋糕了。”
“当然了,我妈做的最好吃了。”只要你永远都不离开我。
…………………………………………回忆完……………………………………
邬童看着尹柯,拉住他的手,尹柯没有挣开,仍是闭着眼睛轻轻笑着。
旁边的班小松坐起来看着两个人:“你们两个甜蜜好了没?我们该回去了,否则就要感冒了。”
“怎么!嫉妒了,你怎么不去找你的青梅竹马?”邬童坐起来调侃班小松。
“唉……!人家可还是纯良少年好不好!”
“切”邬童不屑的一声!
旁边的尹柯一笑:“走了!”
三个少年趁着月色走远,未来很长,他们还可以走很远。

可惜没如果序章
由b站视频改编,来自卷歆菜的凯千视频《可惜没如果》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40665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D2213E2-0BFC-42D2-A818-A8011E7DE99165582infoc&ts=1532601395930
尹柯视角:
尹柯第一次遇见邬童是在初中,然后高中。
小松说:"这个世上也只有你尹柯能降伏邬童。”
尹柯拿着笔笑笑,他还记得邬童咬牙切齿的对他说:“对对对,你最聪明了!”
可是那天邬童说:“我早就做好去美国的打算了。”
“你难道就不在乎吗?”
“我为什么要在乎。”
“我没想到你这么想的。”
高考,邬童没有参加,他去了美国念书,尹柯和班小松却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小松问他:“他去美国,你不伤心吗?”
“伤心有什么用,伤心他就不去美国了吗?”他们坐在棒球中间,背靠背。
大学
他和小松认识了一个男生,那人总是帮他。
可是爱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世界,两个人的才是爱情。
邬童,在美国还好吗?

邬童视角
如果问邬童,除了爸妈,他最在乎的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的说:“尹柯。”
他以为会和尹柯永远的走下去,只是终究是他太过幼稚。
父亲指着他:“等你有能力反驳我时,再提条件。”
“我会去美国,只要你不伤害尹柯。”
邬童选择美国的孤独,只是为了尹柯。